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1.18亿元!鼓吹“加水就能跑”的青年汽车拿到新能源补贴

1.18亿元!鼓吹“加水就能跑”的青年汽车拿到新能源补贴

2019-11-08 14:18:55

事实上,不仅是青年汽车,多家新能源车企被2万公里行驶里程“门槛”挡住,没能拿到补贴。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汽车每辆青年汽车平均获补贴21.52万元《公示》显示,此次青年汽车申报的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数

在汽车市场寒冷的冬天,又一波补贴到来了。

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关于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资金结算补贴审查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显示2017年汽车企业申请推广约236,900辆,其中约207,400辆通过审批。企业申请清算的资金总额约为244.14亿元,其中通过审批的约为220.27亿元。

据了解,宇通、比亚迪和中通将获得最多补贴,分别为45.9亿元、34.61亿元和11.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车),今年5月因“水氢发动机”而备受公众关注,也将获得约1.18亿元的补贴。

然而,获得新车补贴金额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由于车型申报不完整,他们的里程总共减少了20,000公里。事实上,不仅是年轻的汽车,许多新能源汽车公司也被20,000公里行驶距离的“门槛”所阻挡,并且未能获得补贴。

青年车用水和氢燃料车

每辆新车平均补贴215,200元。

“宣传”显示,该青年车申报的2017年推广新能源汽车数量包括jnp6103bev3、jnp6103beva、jnp6843bevm等9种车型549辆。清算补贴申请约1.18亿元。最终,专家组批准了所有申报车型,批准的清算补贴资金约为1.18亿元。

《国家商报》记者了解到,上述补贴汽车均为纯电动城市公交车,平均每辆公交车补贴约215,200元。然而,获得新车补贴的过程“充满了曲折”2018年1月31日,中国汽车技术服务中心发布了关于gb13094-2017《乘用车结构安全要求》清洗结果的通知。根据gb13094-2017《乘用车结构安全要求》,该款青年车的9款已申报车型中有7款出现在未改造和未批准车型列表中。

此外,2019年4月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部宣布对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资金结算补贴进行审查,并对2017年和2018年补贴资金预分配进行审查。结果显示,2017年青年车申请推广新能源汽车343辆,申请补贴资金约7417.9万元。然而,经过审查,所有343辆新能源汽车都被削减了,年轻的汽车没有成功地获得任何财政补贴。原因是国家监管平台发现每辆新能源汽车的累计里程不到2万公里。

尽管他们被20,000公里的“门槛”绊倒了,但在一段时间后再次宣布补贴的年轻汽车却越过了“门槛”。记者梳理发现,与工业和信息化部今年4月发布的审计相比,该青年车申请的车型还有jnp6103beva和jnp6123bev3n,2017年又有206辆新能源汽车申报推广,均符合标准。

对此,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之前未通过认证的新能源汽车一旦满足要求,可向工业和信息化部申请补贴,但获得补贴的时间需要推迟。”

虽然年轻汽车获得“国家补贴”的过程经历了起伏,但获得“地方补贴”的过程相当顺利。2018年5月,浙江金华经济信息委员会和市财政局组织专家召开2017年新能源汽车应用资金结算审查会议。据评审委员会统计,在申报报废的年轻汽车中,2017年销售的jnp6843bevm等7款新能源汽车中,共有350辆符合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贴标准,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贴资金约为7568.88万元。

艰难的两万公里“门槛”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约有29,500辆新能源汽车未能通过审批。审批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累计里程没有超过20,000公里的“门槛”,车辆总数约为24,400辆。此外,未能通过审核的其他原因包括未进入国家监管平台、关键零件发票信息与推荐目录不一致、驱动电机功率与推荐目录不一致等。

“宣传”显示,奇瑞汽车有限公司、北京汽车有限公司、江铃控股有限公司等公司的许多汽车因国家监管平台批准的里程达不到2万公里而被削减。尽管许多车辆超过了20,000公里的“门槛”,但与之前的30,000公里标准相比,补贴的“门槛”高度已经降低。

2016年底,为解决新能源汽车闲置和“作弊补偿”问题,财政部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建议,从2017年1月1日起,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累计里程达到3万公里(运行专用汽车除外),补贴标准和技术要求按照车辆年度驾驶证执行。此外,新能源汽车的促销只有在列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后才能申请补贴。

从原来的“预分配”到“后清算”,再加上需要满足3万公里里程才能申请补贴,新的补贴政策将企业获得新能源补贴的时间推迟了两到三年,导致汽车企业的压力急剧增加。当时,许多新能源企业认为,补贴的推迟、资金的提前和银行贷款利息成本的叠加会增加企业资金的压力。

2018年2月,财政部等四部委将上述里程要求改为营运里程要求的分类和调整。也就是说,私人购买新能源客车、特种作业车辆(包括环卫车辆)、党政机关公务车辆和民航机场车辆没有里程要求。其他类型新能源汽车申请财政补贴的里程要求调整为2万公里。

“新能源补贴的及时到位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发展和利润支持非常重要。运营里程要求从30,000公里减少到20,000公里,缩短了汽车公司获得补贴的时间,尤其是对一些小企业来说,获得补贴的机会更多。”崔东树说。

但是,仅从政策角度来看,电动汽车补贴逐年减少,到2020年底将完全取消,相应地,氢动力汽车仍然享受高额补贴。基于此,年轻的汽车也转向更容易补贴的氢动力汽车。早在2017年,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在接受《国家商报》记者采访时说:“我目前的重点是开发氢动力汽车。”

然而,在20,000公里的“门槛”上绊倒的年轻汽车也在“水力发动机”上绊倒。随着舆论的发酵,今年5月26日,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发表声明称,“目前,该项目尚未获批,尚未实质性启动,不存在40亿元的投资问题。”随后,工业和信息化部也回应称,“该产品未列入《汽车制造企业与产品公告》,不能申请新能源汽车补贴。”目前,庞青年的水氢交通工具的披露还没有新的进展。

广西快三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hg0088备用网址 购彩大厅 河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