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推进教育公平 10多年来资助学生近10亿人次1.45万亿元

推进教育公平 10多年来资助学生近10亿人次1.45万亿元

2019-10-25 17:08:08

南都讯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昨日举办新闻发布会聚焦民生问题。这十多年来,全国累计资助学生近10亿人次,资助金额1.45万亿。十多年来全国累计资助学生1.45万亿元在实现教育公平方面,陈宝

杜南新闻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闻中心昨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关注民生。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民政部部长黄淑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金安、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王孟慧、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主任马肖伟介绍了满足人民群众新的期望、确保和改善发展中的民生等情况,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中国连续七年保持财政和教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说,中国已经建立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教育体系。2018年,将有2.76亿各级各类教育的学生入学,是1949年的7倍。高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各级教育的普及程度将达到或超过平均水平。

杜南记者从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2018年教育投资总额为4.6万亿元,是1952年11.6亿元的近4000倍,年均增长13.4%。2012年,国家教育财政支出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4%的目标,并将连续7年保持这一水平。教育支出已成为公共总预算中最大的支出,占2018年公共预算支出的14.6%。

与此同时,残疾学生接受教育的机会继续扩大,基本上实现了人口超过30万及以上的县(市、区)有一所特殊教育学校。2018年,全国共有2152所特殊教育学校,比1953年的64所增加了32倍。视力、听力和智力残疾儿童青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0%以上。

据报道,新中国成立初期,4.5亿人口中有80%以上是文盲,小学适龄儿童净入学率仅为20%,大学生仅为11万。

"经过70年的艰苦努力,我们建立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教育体系。"陈宝生说道。2018年,各级各类学校有519,000所,比1949年增加了167,000所。各级各类教育中有2.76亿学生,是1949年的7倍。九年义务教育已经全面普及。小学适龄儿童净入学率为99.95%,小学适龄教育毛入学率为81.7%,高中毛入学率为88.8%,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48.1%。各级教育的普及程度已经达到或超过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此外,各级专职教师人数增加了17倍,从1949年的934 000人增加到2018年的1 672.8万人。高校高层次人才继续积累,院士、优秀青年等高层次人才占全国总数的60%以上。

杜南记者从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2018年,中国的平均劳动年龄人口将接受10.6年的教育。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增工人比例为48.2%,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3.6年。

此外,职业教育已经成为中国高中和高等教育的“一半”。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就业率连续10年保持在95%以上。六个月后,高职毕业生就业率超过90%。在服务业、现代制造业和新兴产业,70%的新员工来自职业院校,成为创新发展的重要力量。

就高校而言,高校承担了60%以上的国家基础研究和重大科研任务,建设了60%以上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获得了60%以上的国家三大科技奖励,成为科技创新和重大发明的重要来源。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回答了杜南的提问:高等职业教育今年将扩大一百万,高等教育将历史性地进入大众化阶段。

教育问题已经引起了很多关注。从70年的发展历程来看,哪些方面最能体现中国教育的特点和特色?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回答杜南记者的提问时说,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的教育发展取得了显著的成就,这些变化是历史性的。用最简洁的语言总结语文教育的特点和特点,一是“快”,二是“公开”。他还指出,在教育公平方面,中国已经建立了从学前到研究生的经济困难家庭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该国提供了近10亿学生援助,总额为1.45万亿美元。

高中毛入学率达到88.8%

陈宝生解释说,“快”就是速度。这里的关键词是“飞跃”,基本方法是“斗争”。新中国成立时,小学净入学率仅为20%,人口超过4.5亿的大学生人数仅为11.7万。100多年来,我们在发达国家普及义务教育的道路上已经度过了20多年。我们花了十多年才实现从精英主义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飞跃。经过70年的发展,学前三年毛入学率达到81.7%。小学适龄儿童净入学率达到99.95%。初中毛入学率达到100.9%。高中毛入学率达到88.8%。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8.1%。今年我国高等职业教育扩大了一百万,加上自然增长,高等教育将历史性地进入大众化阶段。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国家共向学生提供了1.45万亿元的经济援助。

在实现教育公平方面,陈宝生介绍说,一是向农村倾斜。城乡学校建设、教师队伍建设、学生人均公共经费基准定额、基本设备标准四个方面已经统一。城市和农村是一样的。全国99.8%的城市和农村学校已经达到底线。这是一大进步。去农村,现在经常说一句话,最漂亮的设施是学校。

二是向弱势群体倾斜。中国建立了从学前到研究生的贫困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该国提供了近10亿学生援助,总额为1.45万亿美元。还有听力、智力和视力残疾的儿童和青少年受教育的问题,他们倾向于特殊群体。近年来,已经加紧努力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口超过30万的县都有一所特殊教育学校。这三类残疾儿童和青少年的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0%以上。这是社会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

第三,它倾向于少数民族。近年来,我国组织了许多内地新疆班、内地西藏班、高等院校少数民族预科班、高层次少数民族重点人才培养计划等内地各级各类少数民族班,招生总数达93.57万人,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发展。

第四,它倾向于贫困地区。中国还实施了一项针对农村和贫困地区考生的特殊招生计划,已经招收了478,000多人,使这些地区的学生能够进入高质量的学院和大学。这个计划很受普通人的欢迎。

民政部部长黄淑贤:今年上半年指定互联网平台筹集超过18亿元

中国的慈善制度已经基本建立。民政部部长黄淑贤表示,目前全国注册慈善机构超过7500家,2018年社会捐赠总额将超过900亿元。在大力推进“互联网”慈善事业方面,2019年上半年,民政部指定的20个互联网公共筹款信息平台共募集捐款18亿多元。

不仅如此,目前我国还开展了10项“中国慈善奖”评选表彰活动,举办了7次中国慈善项目交流展览,建成了中国慈善博物馆,引导和促进了中国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

此外,专业社会工作已逐渐在内地扎根。建立了120多万名社会工作专业人员队伍,其中53万多人获得了社会工作者资格证书,9700多家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在民政部门注册。全国580多所高校开设了社会工作相关专业。社会工作服务已逐步延伸到扶贫、青年服务、医疗保健、药物管制和戒毒、司法矫正、急救等领域。

社区志愿服务是民政部门在20世纪80年代发起的。截至2018年底,已有12 000多个志愿服务组织在各级民政部门合法注册。截至2019年9月,国家志愿服务信息系统中登记的志愿者人数已超过1.27亿。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王孟慧:城市数量增加到672个,城市化率达到59.6%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王孟慧表示,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城镇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从1949年的8.3平方米增加到2018年的39平方米,农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增加到47.3平方米。

住房保障体系不断完善,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加快。共建成各类保障性住房和棚户区改造住房8000多万套。近2200万贫困人口获得了公共租赁住房租金补贴。总共有两亿多人得到了帮助,解决了他们的住房困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已建成4000多万套住房,惠及1亿多贫困人口。城镇中低收入家庭住房条件明显改善。低保和低收入家庭基本得到保障。中国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住房保障体系。

中国城市数量从1949年的132个增加到2018年的672个,城市化率从10.6%增加到59.6%。

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加快,道路长度增加15倍,建成区绿地面积增加19倍,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和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分别增加263倍和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395倍,燃气和自来水普及率分别达到96.7%和98.4%,城市承载能力不断提高,生活环境更加生态宜居。

党的十八大以来,1794万农村家庭获得危房改造支持,700多万贫困家庭建立档案和登记卡,确保住房安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金安:城镇连续6年创造了1300多万个新工作岗位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金安在会上透露,中国的就业人数增加了3.3倍,从1949年的1.8亿增加到2018年的7.8亿。其中,城市就业增长27.3倍。

就业是最大的生计,社会保障是民生的安全网。中国实现了相对充分的就业。“近年来,中国城镇连续六年新增就业岗位1300多万个。每年新增就业岗位的数量接近1949年城市就业岗位的总数,当时城市就业岗位的数量约为1500万。张金安说。在就业结构方面,张金安介绍说,城乡就业格局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城市雇员的比例从1949年的8.5%上升到2018年的56%。第三产业的就业比例从1952年的9.1%上升到2018年的46.3%。就业渠道和形式的多样化不断发展。

关于社会保障,张金安说,中国已经基本建成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越来越多的人被纳入保障范围。1951年,200多万职工参加了劳动保险,基本养老保险已超过9.5亿。

同时,安全能力不断加强。基金规模不断扩大,养老、失业和工伤保险基金累计结余6.8万亿元。此外,安全水平不断提高。基本养老金继续增加,失业和工伤福利稳步增加。服务更加方便快捷,社会保障卡持卡人数现已接近13亿。

集中

如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主任马肖伟:让各省都解决疑难重症,而不是让病人去北上官格尔

如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国家卫生委员会主任马肖伟说,“看病难”的解决方案主要是振兴和升级资源。解决“看病贵”问题主要是解决补偿和管理问题。他提出了提高基层医院水平、改革医疗保险支付、完善药品政策等具体措施。

要解决“看病难”:

推进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

不同的医院有不同的医疗价格。

马肖伟认为,目前中国存在医疗资源总量不足、结构配置不合理、优质资源缺乏等问题。特别是我国医疗资源配置存在地区、城乡、医院和学科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等问题。因此,应从资源配置和职业发展的角度来解决。

具体来说,首先是推动国家医疗中心的建设。提高各省的医疗卫生水平,抓好学科建设,使各省能够解决本省的困难和严重的治疗问题,而不是让这些病人到北上官格看病。马肖伟说,中央改革委员会最近批准了一项地区医疗中心建设试点工作计划。卫生和健康委员会与四个省签署了一项由各省和各部联合建设地区医疗中心的协议。这将使病人能够从北部向顶部转移到所有省份和地区,减少病人跨区域就诊,并促进区域分离。

此外,有必要继续实施县级医院能力提升工程。据了解,2004年,卫生部与财政部等部门共同启动了一个由10 000名医生支持农村卫生的项目,并推动三级一流医院支持县级医院。目前,500家县级医院已达到三级医院的水平。马肖伟提到,到2020年,500所县级医院和500所县级中医医院将提升为三级医院。

另一方面,需要整合区域医疗机构的资源。“在中国很难去看医生,主要是因为在大医院很难找到专家。基层医院的标准不高。人们必须去大医院。去看医生一定很难。”马肖伟说。因此,必须加强基层建设,例如,在城市建立医疗联盟,在大医院带动小医院,在农村建立医疗联盟,在县医院连接乡镇医院,使县乡一体化,乡镇一体化,医疗资源可以垂直流动。实现大病住院、小病社区、康复还可以回归社区,加快综合医疗服务体系建设。

同时,也要推进医疗保险支付方式的改革。马肖伟说,卫生和安全委员会目前正在推进支付方式的改革,不同医院的价格不同。例如,在基层医疗,报销更高;如果你去更高一级的医院看病,你的报销会更少。当出国看病时,报销会更少,病人会通过不同的支付方式被分流。此外,三级和一流医院最近引入了日间服务。许多过去需要住院的病人可以在白天完成手术。

马肖伟提到,上述四种方法都是基于股票。如果以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为基础,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医生医学教育培训水平不平衡的问题。他解释说,我国的医科学生目前正在学习五年。如果在大医院再接受三年的标准化临床培训,农村和城市地区、大医院和小医院的医生的专业标准可能相互接近,从而控制病人的流动。

为解决“昂贵的医疗费用”问题:

发展医疗保险制度推进商业保险

在“昂贵的医疗费用”问题上,马肖伟说,医疗保障制度应该首先得到发展。他认为,中国现行的医疗保险制度具有水平低、覆盖面广、可持续性强的特点,“医疗保险发展迅速,覆盖面广,但保障能力有限,尤其是对大病风险和经济灾难性疾病风险而言。”

为此,马肖伟认为有必要提高医疗保险的筹资水平。目前,中国的医疗保险在市一级进行协调。人才库太小,协调水平太低。但是,资金来源在省级很深,这可以更好地解决融资问题。同时,有必要促进商业保险的发展。基本医疗保险不能解决所有困难和严重的经济负担。

另一方面,毒品政策需要改进。具体来说,进口专利药品的价格将会降低。抗癌药物将由国家协商。十七种药物将降价,并由健康保险承保。此外,“四七”集中招标和批量采购。降低交易成本,特别是中间环节的成本,以解决药品价格高的问题。同时,各级各类公立医院应积极使用中标药品,组织药品生产和销售,不得再次“中标而死”。马肖伟提到,如果药品政策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不仅有助于中国医药行业的战略重组和健康竞争,而且对加强医院管理、规范医疗行为、提高医德医风也有重要作用。

解决“看病难”问题主要是盘活和升级资源。解决“看病贵”问题主要是解决补偿和管理问题马肖伟说。

10-11版:杜南记者布秦雨、唐陆机春荣、北京见习记者林周放